雁遇

- aidle (越灌越内疚) at 2011-12-22 14:46:58 (y1789472)

今年的冬天来得晚一些,好象上天也不忍冻坏了那只落单的大雁。

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在门口遇见它了。它站在对面邻居门口的草坪上,探头探脑地向我这边张望。一见到我出门,就慌慌张张地穿过马路向我走来,似乎饥饿了很久,又似乎要过来跟我打招呼。

我心里一动,急忙回家拿了一些饼干和一大碗水。它也不怕我,低头就啄起地上的饼干,不时抬头看我一眼。我就一直这么盯着它,心里想着它可能有什么样的悲惨故事。

大雁喝了几口水,心满意足地抬起头看着我,似有话说。

我笑着问:"雁兄,你吃饱了吗?"

"吃饱了,谢谢你。"大雁竟然开口说话了!我顿时目瞪口呆,说不出话来。

"马上要下雪了,我的时间不多了。"大雁似乎对我这样的反应见怪不怪了,继续自顾自地说着。

我惊魂未定地问:"你怎么会说话?!...你怎么不跟雁群一起飞到南方呢?你知道你熬不过这里寒冷的冬天。"

"我知道。我不走,因为我有心事情没有了结。"

"什么心事能比生命更重要呢。"我很困惑。

"这心事其实与你有关。"

"我?我们可是素味平生的。"

"我们有过交情的,不过..."大雁呷了一口水,慢慢地说。"是在前世。"

"这太荒谬了,前世的事情我怎么不记得?你怎么又记得?"

"你不记得是正常的,我能记得,是因为我在前世许了个永不忘记的愿望。"

"好吧。我们前世交情很深吗,值得你下辈子都不忘?"我很好奇我和大雁前世是什么样的关系。

"不算深,我们只见过一面而已。"

我开始觉得有些荒谬了:"见了一面而已...你不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吧?"

"当然不是。那时候我是一只狐狸,而你是一只小田鼠,长得比较好看的那种。"大雁笑笑说。

我有些郁闷,自己竟然曾经是只老鼠:"田鼠而已,还分好看不好看。"

大雁安慰我说:"那当然了,在人的眼里,所有的大雁、老鼠都长得一样,但是其实不是,我们相貌、性格还是差别很大的。"

我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,皱着眉说:"好好,那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"

大雁说:"当时我在树林里一块大石头上晒太阳,你正好从旁边经过。

"我一时无聊,就把你抓了过来把玩。其实我没有吃你的心思,但是你不知道,显然以为我要吃你,所以吓得魂不附体。

"那只不过是我无聊的一天里同样无聊的几分钟而已,而对于你,这却是一生中最恐惧的几分钟。可惜,这个道理,我是后来才知道。"

原来是这样。我安慰内疚的大雁说:"原来这样。你不必太内疚了,前世的事情,我是一点都不记得了。"

大雁摇摇头说:"于你,那是已经过去的事情,于我,这却是一辈子的心病。我这次过来,就是要来跟你道歉的。"大雁看着我的眼睛,严肃地说:"对不起。"

我在那一瞬间忽然感动,仿佛心里有一把锁终于打开。我看着疲惫的大雁,说:"好吧,我接受你的道歉。现在你的心事了结了,你可以赶在下雪之前飞走了,或者,你可以到我家取暖过冬。"

大雁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,接着却摇了摇头:"不用了,谢谢你。我还有其他的心事未了。我在饥饿的时候曾经偷吃王二家的一只鸡,也曾经恶作剧摔坏过麻雀的一窝蛋,还曾经背后说过灰狼的坏话...我知道他们现在都在附近,在大雪来临之前,我一定要找到他们。"

我的心忽然非常沉重,我不解地问:"雁兄,这一切,值得吗?"

大雁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,苦笑着说:"谁让我一直记得这些事情呢?如果不做,我永远都不会心安。还好,我已经快做完了,并且我已经许了心愿,来世不会再记得这一些了,到时候我会快乐很多。"

说到这里,大雁的眼里似乎真的有了一些快乐。它说:"田鼠兄,时间不早,我得赶紧去忙了。你多保重!"说完它双翼鼓动,腾空而去。

我看着天上慢慢堆积的乌云和它远去的身影,如梦方醒,却怅然良久。


网友送来 鲜花 6 朵  

   话题      言潭阁首页      本页网址:http://yantange.com/forum/showpost.php?id=1789472   在新窗口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