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于自杀的乔布斯 ZT

- caimi (简简单单) at 2011-12-11 02:55:40 (y1769588)

《视觉Lens》杂志10月刊发创新工场资深投资经理、科技博客Apple4.us发起人,张亮的文章《乔布斯,初心与终点》,开篇说道:

从医理上讲,2003年乔布斯所检查出的,只是一个相当温和的胰岛细胞肿瘤。可之后的八年中,他先后切除了胰脏和部分十二指肠、移植了肝脏、减去了几十斤的体重,最终却仍未能逃离死神的黑翼。在医疗发达的今天,美国人平均年龄为76岁,仅56岁就辞世的乔布斯可谓早逝。

越来越多的癌症医生在各种场合指出:如果乔布斯正常就诊,结局不会如此。而在沃尔特·艾萨克森那本基于五十次对乔布斯的独家专访而写成的传记中,这种猜测得到了验证。艾萨克森在书中写到,确诊后,乔布斯不听任何家人好友的劝诫,一意孤行地为自己制定了食疗计划,甚至尝试吃马粪、请灵媒等离奇的手段,直到九个月后,他的肿瘤恶化,变得不可治愈。

历史不容假设。但如果2003年体检之后乔布斯果断切除肿瘤,他的治愈成功率约等于100%。甚至,如果他没有耗到2009年初才换肝,其癌细胞也不至于迅速扩散至全身。这把我们带向了一个残忍的结论:是乔布斯本人的任性放任了癌症,并直接导致了自己的死亡。

我内心的吃惊,跟我当初看到乔布斯的简历最后写着:宗教信仰:佛教禅宗——时,一样诧异。

乔布斯经常打坐冥想,禅定功夫了得。这可从他对死亡有超脱寻常的认知来找到蛛丝马迹。“死亡是最大的创新!”他2005年微笑着对斯坦福大学毕业生说道。时刻面临死亡威胁的他多次用美国式的幽默,直白、冷静地描述死亡,使还苟活的我们深获禅味:既生之时,生在死,既死之时,死之在生。“死亡不是生的对极,死存在于生之中”。



禅宗是讲究衣钵传承的,很多入门功夫,特别注重心法,主张面传口授,恩师授业。乔布斯达到这点了吗?



美国禅宗传入者是铃木大拙,这个人被称做“世界的禅者”,是日本临济宗传人。但作为世界上最善于加工和改进舶来文化原味的族群,日本禅宗究竟正宗与否,难下定论。至少有一个人就对日本禅宗颇为不忿,那就是南怀瑾。南怀瑾说铃木大拙是邪门歪道,并举例说,他学禅宗大德故旧公案(故事),有美国人问他:“什么是禅?”于是他敲了下桌子,沉默不语。南对此不屑:这是鹦鹉学舌,不是禅。

是否真的如此,不得而知。又有人说南怀瑾是邪门歪道,李敖在2004年7月铁口直断骂他是“妖僧”。但李敖本身基本是一个对宗教一无所知的臭狗屎。

2000年爆出一个轰动海峡两岸的旧案,至今没有什么下文。是说,过去多年海峡双方都有高层秘密书信来往,送信中间人就是南怀瑾,事件爆发后南表演禅宗“不可言说”风范,对外沉默不语。但有件小事是,詹怀忠(或者是詹宏志、詹伟雄)有回忆说,有次准备往大陆送信,但南怀瑾非要逼他签字认他是老师才肯干,詹拒绝了。言下之意,是说南是个名利心极其重的人。



那么,这些悬案最终纠结着我们的疑惑:铃木究竟是否是正宗禅宗人、乔是不是信的正信而纯正的佛教禅宗?



当然乔布斯很多的个性,跟宗教气质无关,他的杰出和独特来自于他的反叛精神:你如果很多人都是往前走,他非要往后走。李敖在医生告知他得了睾丸癌后一分钟内决定切除,虽然他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爱女人最爱手淫的作家之一,但干这事没有丝毫犹豫,这来自于他本能的高级“街头智慧”。有个意大利人在印尼大海啸时被卷到海底,海草缠住他的左腿使他“无法自拔”,他居然用自己的右腿把左腿踢断,然后浮出海面获救。这事我给谁说了都不信,但却是真人真事。

求生乃人类本能,虽然“神龟虽寿,犹有竟时。螣蛇乘雾,终为土灰。”但诗人曹操不也告诉我们:“养怡之福,可得永年”嘛。善意对待自己的身体,就是对自己和他人负责。可惜乔布斯执意改变世界,却无意改变中国,他不会中文,也不愿认识曹操。



梅艳芳不愿意割掉子宫,2003年香魂缥缈,林妹妹4年后跟着梅姐犯同样的错误,我注意到一个细节:在她们死后有同样一个紧跟着的时段,整个大陆兴起检查子宫的热潮,并且只要发现肿瘤,管它是良性恶性统统格杀。我曾撰文《陈晓旭之悲剧当引以为戒》,严厉批评:“你本来可以不这样活着,也不用这样死去!”

但同样的批评如果针对乔布斯,可有点不妥当(虽然当梅艳芳死的时候,乔刚发现胰脏癌)。为什么?面对乔,帮主,这种非凡伟大的人物,他的行事,一生异于常人,不可用寻常道理算计也。

女人珍惜子宫,大有可原,女性的尊严,有相当一部分与子宫有关。胰脏,我们大多数人跟乔布斯一样,并不了解(他最初接到医生电话的时候,甚至不知道胰脏在哪),就如同我们不了解我们的盲肠——人类很多器官在进化,也有很多在退化。

盲肠本是茹毛饮血的先辈消化毛皮所用,这就是狗的盲肠比人类长的原因。

同样,脾脏全部摘除也能存活。

包皮,有的族群生下来就割掉,名之割礼。

扁桃体,一个少年如果总是扁桃体发炎,西医甚至会主张摘除。

良性囊肿,西医倾向主张摘除,中医主张敲碎。

……

我们有限的中医知识还告诉我们:盲肠的功能我们已经知道了,当你不幸吃了毛皮,盲肠会帮你承担进化过程中的返祖误差;包皮也许能防止马眼传入病毒和细菌(虽然并非有效);感冒病毒在攻击人体时首先攻击咽喉,扁桃体成为一个缓冲,当缓冲被割除,病毒大可长驱直入,直接进攻肺部……
最后再回说胰脏。说实在的,我们跟乔布斯一样,并不了解胰脏,如同我们不了解脾脏。但是请容许我对着死去的乔,望着苹果嘟哝一句:伟大人物也会犯错,不了解归不了解,不管你喜欢不喜欢,西医正主导世界。壮士断腕,古所有之,人体有器官被现代科技及早发现到扯我们后腿时,应勇敢施行以色列古老“割礼”,这样才能重获肉体的新生。 咕咚 2011年10月28日星期五 后记:这个文章的题目有点哗众取宠,但我苦思终日,无法确定一个更合适的题目。好在佛教是最不怕得罪的一个宗教,柔性,体贴,能容忍任何臆测和不端行为。禅宗临济宗甚至呵佛骂祖,拆掉寺庙佛像当柴烧而引进公案当美谈。还有,想当年巴米杨被火箭筒、大炮轰击了一个月倒掉,全世界佛教徒,除了阿弥陀佛之外(美国几年后真的因为911而报仇)没有一个站出来游行……佛教真是一个迷人的宗教。

   话题      言潭阁首页      本页网址:http://yantange.com/forum/showpost.php?id=1769588   在新窗口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