艳阳下(4) 续

- shee (双城) at 2011-11-16 18:53:54 (y1720827)

DAY4,Sep 20,Tuesday
罗马,途径那不勒斯,至苏莲托,晴朗
那不勒斯——苏莲托(part B)

也不知过了几时几世,车终于突出重围,离开了蛛网般的街市,一路往南……随着车轮下的道路越来越窄,地势也明显崎岖起来,终于在拐过几个弯道之后,突然间,象是大地推开了沉重的大门,迎面而来一片无边无际的蔚蓝……地中海象一块璀璨的蓝宝石,在阳光下闪闪烁烁,原来蓝色也可以这样艳,这样炫。

盘旋往上,开始的小镇,变成了村庄,再变成零落两边的屋舍和树丛,最后我们终于发现,已经置身于阿玛菲海岸的百丈绝壁之上!道路呈锯齿状百折向前,急弯一个紧接着一个。大多数时候,所谓的护栏只不过是30公分左右,浅浅的一道路沿!

都见过中国第一壁挂“郭亮公路”的图片吧,阿玛菲跟它的区别,只在于绝壁之下,一个是深谷,一个是怒海。南下的车道偏又贴着悬崖的外缘,贴着车窗,向几乎没有任何阻拦的悬崖外望去……一碧万顷,海涛拍岸,美的是步步惊心啊!

阿玛菲海岸(Amalfi Coast),意大利南部绝美的风景线,以海岸公路之险峻和沿途小镇之旖旎而闻名,西起苏莲托(Sorrento),东至莎莲罗(Salerno),其间囊括了拉维罗(Ravello)、波西塔诺(Positano)、米诺利(Minori)、阿玛菲(Amalfi)等村镇。除了惊心动魄的道路以外,这些镶嵌在公路沿途,依山而建,背壁望海的美丽村镇,象缀绣在波浪形花边上的珍珠,夺尽眼目。在《国家地理杂志》甄选出的“世界五十大必游之地”中,阿玛菲荣列人间乐土排行之冠。

(以下两张照片转自网络)




两车相错,是可以握手亲吻般的贴近,每一辆对面来的车,都在似乎要迎面相撞的一刹那,擦身呼啸而过,吓得我脚板心都攥得紧紧的。虽然已经竭尽全力目不转睛,身后的车辆仍旧是不停地将我们超越,甚至直接按着喇叭催促。

望着那些谈笑间疾驰而过,神情跋扈的司机,终于明白为啥那么多顶尖的赛车高手都出自意大利了。小分队的两位司机纷纷表示:有阿玛菲这碗酒垫底,回加拿大什么样的道路,那都是闲庭信步!

按理说夫妻之间应有大信,可不知何故,每到LD执驾时,我就紧张得不行,嘴里心里反反复复提醒“慢点,别急”;而换成大D开车,我反倒可以安心欣赏风景,生死置之度外,莫非也是种偏心?

话说司机刚找到点感觉,车身略一轻快,忽听得侧面“砰”地一声,轮胎在一个急弯处,擦到了坚硬的路沿,不幸爆胎!

为了增进旅游的乐趣和灵活性,我们在阿玛菲的几晚并没有预定酒店,打算以信马由缰,随遇而歇的方式享受此地,眼下天色已晚,住宿无着,车又出了问题,气氛立时紧张起来,大家心里都没底,但嘴上却纷纷说些淡定的话。还好,一则后备箱里有临时备用胎,二则往前不远,正好有一处给游客眺远的LOOK OUT POINT ,我们赶紧park了过去。

那儿正好有一对眉目俊俏的小情侣,也不知在此地已天荒地老地吻了几世,硬生生被我们“excuse me ”开来,打听附近的道路和急救点。没料这一问,倒问出个意大利雷锋,小伙子主动出借手机不说,自告奋勇就撸起袖子,帮手LD一起换胎……扳手,螺丝玩得不亦乐乎,把个女朋友可怜巴巴地晾在了一旁。

女眷们下得车来。我注意到不远处的山峰,形状跟富士山相似,又想起此地紧邻古城庞培,赶紧拿出相机搞了点创作,事后一问,果然是名垂意史的维苏威火山。拍完火山一转身,看到帅哥酣战之间,衣襟有些失守,我不厚道,当着人女友的面,抢按了一张……换好轮胎,还来不及说声感谢,一对儿小情侣又如胶似漆地黏在了一起,我们实在没有再次打搅的勇气,便许下祝福,悄悄离开了。现谨以此照纪念并感谢阿玛菲公路上的露股小雷锋。




往前再开不远,天色暗将起来。要不还得数我眼神好,疾驰中瞄到路边一行救命稻草般的字样:tourist!赶紧折回冲了进去。岂不知这就一头扎进了圈套。

里面一个胖墩墩面目憨厚的意大利姑娘在卖给我们一本地图之后,开始忧心忡忡地告诉我们阿玛菲的酒店价格多么不菲,眼下的季节,房间又如何地抢手……一番铺垫之后,主动开始帮我们联系最近的城市苏莲托的酒店。

经过一番询价比较,和反复解说,姑娘的嗓子都累得沙哑起来,怀着对阿玛菲和她个人的感激之情,更因为一路的疲惫瓦解了在罗马的严防精算之心,我们就简从她手里定下了据说是享受了很大折扣之后的两间客房,单价110欧,跟事前在网上查询的价钱也算近似。

严格地说,到这个moment,我们并没有任何失算,疏漏在于千辛万苦找到酒店后,被悬崖美景所迷,check in 时忘记了按步骤先询问walk in 价钱,才造成了损失。后来我想起这一环节,立刻设法查到原来普通walk in 的客人只需付79元的房价,正是那一位自称本地旅游接待的姑娘一个电话,我们才要多付这60欧罗给酒店,作为回扣给她的指路费。

付费咨询无可厚非,但60欧罗显然太贵,而且义工和折扣价的谎言着实让我们不爽了一把,我只能安慰团友道:“好歹逃过了罗马的小偷和那不勒斯的劫匪,这次缴点香火钱,就算买个道路顺畅吧,就这么理解——没被偷过,没被抢过,或者骗过,那就不算来过意大利!”

教训: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热情,中国没有,意大利也没有。



驻营苏莲托,一来是因为那首《重归苏莲托》的名曲让我们对它产生了兴趣,二来是因为第二天要从这里搭乘轮渡,去往地中海著名的情人天堂:卡碧岛。穿越城市的时候才发现,这里的街巷竟然比那不勒斯还要窄仄,离谱到路上竟然见有游客伸出双臂,撑在两边巷壁上拍照纪念呢。

好在欧洲车都是量地而裁,两边的后视镜均可以折叠收起,饶是如此,车身还是好几次stuck在了巷口。好在租车合同上的保险cover了所有擦划磨损,我们才不用为奥迪身上的累累伤痕过度心疼。

我们的酒店坐落在一处山崖上,峭壁之下是一个小小的船坞。酒店的餐厅非常漂亮,左右桌就餐的,都是些看上去很有钱的老爷爷老婆婆。坐下来一翻菜单,果然贵得离奇,一个极简单的单人套餐,算下来也要4,50欧罗。刚才给人诓去的30元伤痕还未平复,怎禁得起伤口上再添这一竹杠?我当即撂下餐单,拉了老公就走,去旁边的小店觅食。



九月里的天气,夜晚的阿玛菲已经透出些凉意。我裹紧了披肩,跟LD蜷缩在一起,往那路灯下的小店走去,很有几分《一碗阳春面》的意境。

“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点吗?”在这样相依为命的氛围下,我家同学突然含情脉脉起来。

“……就是你看完价钱,扔下菜单就走,那种乡土的样子,过日子的样子。”

“废话!你的钱就是我的钱哈!”

小店东西果然便宜,饼薄料厚的巨大披萨,每张才5欧罗左右,一高兴就点了一大堆,慢慢地吃。我注意到身后坐了个做生意的妓女,样子很年轻,金色的头发和本地姑娘很不一样,多半是按市场需要染的。大概今晚生意不好,她拿了些拼图填字一类的游戏打发时间,神情专注的脸庞看来,也就是个孩子。

另一张桌边有个叫了杯啤酒闲坐的中年男人,明显是和她拍档的皮条客,两人时不时交换一下眼色,竟然有些相互宽慰的意思。这世界上的“相依”果真有好多好多种方式,最不堪的情形下,也因为是两个活生生的人啊,多少也生出一分温度来……我后来跟LD说起,他一脸惊愕“我怎么就没看出来?”

吃完散步回去,外面天已黑透,身边的大海潜入一片墨蓝,只她呼吸出的阵阵海风,拍打着睡意开始浓稠的苏莲托,催他入梦。悬崖和大海,此时只剩一副深暗的轮廓,街上已经人踪隐灭,唯路灯清辉朦胧,一盏盏点亮世上人家,细语长梦。

我忽然就想起《嘉年华会之夜》的油画来,也是月亮下这么冷清清的两个小人,攥他的手便又紧了紧。

“你看,人不是生来就能幸福的哦……”

“嗯?你说什么?”风声很大,他听不清楚。

…………

“没啥,我说披萨好吃,明天再买两个。”

“属猪的吧?就知道隐瞒年龄了。”

“属鸡的吧?瞧这小肚肠抠的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


第四天:6分

网友送来 鲜花 7 朵  

   话题      言潭阁首页      本页网址:http://yantange.com/forum/showpost.php?id=1720827   在新窗口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