艳阳下(4) // 检查了一遍错别字和标点,重发一次在这里,方便对意大利有兴趣的朋友浏览。

- shee (双城) at 2011-11-15 15:22:55 (y1718095)

DAY4,Sep 20,Tuesday
罗马,途径那不勒斯,至苏莲托,晴朗
罗马市区——那不勒斯(part A)

塞了一肚子的spaghetti之后,早餐泡两包出前一丁猪骨面,拌上涪陵榨菜和老干妈倒成了最大享受。乘大E还在补瞌睡,我还在收拾自己那张脸,两位老公就出门去提车了。欧洲租车相当贵,尤其是四个人需要的空间也大,上次和LD在德国租的那种小跑车不再适用,最后定下的奥迪A5,十天算下来也花了1350。成为本次旅行仅次于机票的最大开销。

取车很顺利,小分队坐进车里,都特别兴奋。可惜这样豪华的座驾里,GPS竟然是空白的,没有输入任何地图!于是一路上我们不得不依靠D同学下载的手机GPS,里面那位意大利大叔一路的大呼小叫,可没少吓着我们。

重中之重是先取回我的紧急护照。为此我们在上班高峰的罗马车流中起码耗费了计划外的两个小时,还好团友们宽宏大量,没有责怪我的失误,特此感谢!

新护照是白色的,看上去挺酷,照片上的我歪着脖子,披头散发,衣领和背带皱在一起,看上去还真是蛮紧急的样子。

使馆出来,两个男人在前面一个驾驶,一个看路,貌似配合得很不错。我跟大E在后座放松地躺倒,吃吃零食,说说闲话,翻翻旅游图册,欣赏一下两颗乌溜溜,好看的后脑勺,做女人的感觉不要太好。

在罗马温暖送别的阳光里,骑着摩托嬉笑而过的男女,花木掩映的民居阳台,教堂顶踮着脚尖的天使,苔伯河边成排的梧桐树荫都渐渐远去……两次来罗马,不能尽览,但这个城市在我的笔记中基本圆满。古老却不森严,华丽而不骄矜的罗马,再见啦!

车上了高速公路,在亚平宁山脉裸露的山脊夹道中前行,景物变得单调,车外消停了,车内却喧闹起来。养足了精神的大E开始了长达数日的广播,这个曾经号称抗拒长途旅游,每晚必须睡在自家床上,吃苦受累一趟不如舒舒服服买个包的团友,结果却是全程表现最为兴奋雀跃的一个。

说笑之中,随GPS的牵引,不知不觉开进了黑帮名城那不勒斯。如今时隔近两月,过程已经模糊。只记得路线设置的问题,我们误入了那不勒斯的街巷深处,争渡争渡,无数次地惊吓在僻街陌路。

那不勒斯似乎由无数条弯曲狭窄的长巷组成,我怀疑从空中看下来,它定是一盘游戏式的迷宫。GPS里的意大利大叔似乎在耍笑司机,不停地发出“obey right , then turn left!”或者“turn left ,and sharp turn right!”之类的mission impassible,人车乱流之中发出“ahead,take the SIXTH exit of the round pond ”的情况那也是常事。

尤其大E和我家同学在认路方面都是又热心又自信,可怜司机常常在他俩的争论中无所适从。好几次车来到转盘中央,面对四方八面的人车洪流,两位引航员和GPS大叔不约而同,四下俱寂,陷入沉默。驾驶员当时就哭了:你们谁倒是出点声啊?!

好在D同学在克服了最初的沮丧和绝望情绪之后,渐渐自学成才,摸索出了意大利南部的道路实驾真谛,那就是一句话:开车不怕死,怕死不开车!

“看一眼那不勒斯,然后死去”意大利的这句谚语正好能涵盖这座城池的危险和美丽。我们的计划并没有在这里停留的打算,加上大E被之前在此遇劫的朋友吓唬坏了,再三强调不能在那不勒斯打开车门,哪怕只是一次!而当车穿行在那不勒斯怀中的时候,我才明白自己多么想停下来好好看看这城市。

为了买地图,车停靠在一处报亭的边上,我第一个打破安全禁忌,开门走了出来。报摊上没有地图,附近的杂货店里也没有,那当然,对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人来说,地图是街头的糖果店,地图是教堂边的老树,地图是酒吧柜台上丰乳肥臀的风流少妇。

路边有个邮局,看上去算比较官方的样子,决定进去问问,发现进口的设计非常奇特。电梯间式的闸门,每次只能走进一人,身后的玻璃门关上之后,面前的玻璃门才能被推开,我跟LD一同进时,无论如何都开不了门,经人一指门上贴的提示,方才明白。如图所释,这样复杂的结构只是为了防止尾随打劫,连邮局都会有这样的防范,黑帮之城名不虚传啊。

如果说罗马是“古”,那么那不勒斯给人最突出的感觉是“旧”,甚至可以说残破。黄色的墙面大都是斑驳的,弄堂青褐色的石板路上,即便是晴天,也在坑凹处积着小小的水洼,水里反射出高墙上方的一线蓝天,象从《西西里美丽传说》的女主人公发梢源源滚落的水滴。

那不勒斯的长巷恍惚儿时的重庆,藏着好几代人波澜不惊的故事,也像我童年时经历过的上海,总能闻到西瓜皮或鱼虾腐烂的腥味。老式的理发店里,靠墙摆着一只样式古老的儿童木马,在红色油漆剥落的地方,露出陈旧的木头来;被大人锁在家里写作业的孩子,探身从阁楼的窗台上,吹出一串一串的肥皂泡;彩色的泡泡碰在楼间那些纵横交叉的晾衣杆上,瞬间化为点点星雨……大概女性都在炉灶间忙碌吧,总觉得意大利的男人要比女人数量多,他们大白天也三五成群地聚在街头喝酒抽烟,放肆地朝路过的车里的女人献上油腻腻的微笑,倒象一帮 罢手歇业的山贼。

总会有这样的镜头:当车突然拐过某个街口,一座冷落得象是停了业的简陋剧场会让我们同时大喊:“啊!《天堂电影院》!”一串铃声里,戴鸭舌帽的小孩坐在放映员老头的自行车上,从我们身边欢快驶过。真想再看一眼他们,赶紧追过去,再追过去……小孩终于一回头,怎么却是我自己,正拎着裤脚,小心翼翼地行走在坑洼的街巷间,唯恐沾污了新买的小鞋子……

想起来了,我那时候整天黏着要好的小伙伴,留恋在她家工厂区的房子里,直到夜幕降临。回家的路上便要经过一大片这样的窄巷棚户。天气闷热,每扇门都敞开着它的秘密,若往里面窥探,长铺上总也有几条油腻腻的莽汉裸着上身歪躺着……

一当他们看见门外正张望的小孩,我便开始拔腿飞奔,石板的台阶弯来拐去永远没有尽头,我的心脏激烈地跳动,呼吸渐渐跟不上脚步,仿佛下一步就会摔倒 ……在气喘吁吁的凌乱的脚步声中,象蒙太奇的电影一样,小脚变大脚,孩子长大了,就这么一路跑出了故乡,消失在远方。

而在身后越来越远的地方,永远会有新的小孩拎着裤脚,小心翼翼地开始踏上这一路的坑洼……那不勒斯和我的重庆一样,是一处用来告别的地方。象没有希望的母亲,被一个个狠心的孩子抛弃在暗淡的童年……你永远不会再见她,除了在生命的尽头,满心愧疚。

在这样的那不勒斯,我们终于迷路了,陷落在千万个陌生人盘香形的回忆和故事里,而迷津问道间,遇见了故乡的感觉,恰是我每一次旅行的目的地。

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
很遗憾,车行那不勒斯,几乎没有拍到任何的照片,从网上截取几照比较符合我印象的图片,借窥一斑。










   话题      言潭阁首页      本页网址:http://yantange.com/forum/showpost.php?id=1718095   在新窗口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