艳阳下(2)

- shee (双城) at 2011-10-13 14:30:17 (y1659210)

DAY 2, Sep 18, Sunday
罗马,晴,恍如盛夏
梵蒂冈——圣天使堡——万神殿——斗兽场——真理之口——威尼斯广场

制定攻略时得知星期天教皇主持弥撒,梵蒂冈将人满为患,加之西斯廷博物馆闭馆,故将参观教廷定在了周一。但护照风波打乱了原有的程序,我们急切想搞定护照,以免中途再返回罗马。所以周一的首要景点变成了加拿大驻意大利使馆,将博物馆关门的事忘得一干二净。

教训一:行程表中务必标出景点的休息日,以免中途调整时出错。——贡献者:本人。

从地铁走去梵蒂冈城大约需要一刻钟,注意到沿途有不少贩卖廉价披肩和长裤的摊子,只当是跳瘙市场,没加细想。

首先看到的,是尽忠职守的瑞士兵。挟千古美名的卫士,却穿着花花绿绿的麦当劳小丑装,想要敬畏也难。后来重看《天使与魔鬼》,电影里故设疑局,最后揭秘却仍旧维护了瑞士兵的名节,威望可见一斑。





圣彼得教堂前,烈日下的游客象麦加的朝圣者,长龙绵延数百米。我们千辛万苦挪到安检口,却紧张起来。瑞士兵高举的禁令牌中赫然可见瑞士特产的瑞士军刀。领导不由虎躯一震,那柄愿为他降妖除魔,劈荆斩棘的生日礼物此刻正悬挂腰间,作壁上之鸣。

赶紧回顾了三十六计中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的种种文化遗产,制定好蒙混方案……到了意大利保安却在一片此起彼伏的金属探测哔哔声中,若无其事地挥手把我们迎进了大门。

我猜,在神的护佑下,他们的安检不过是普度慈航的一道风景而已。罗马,我们还是没有搞懂你。

教训二:教廷重镇,不可携兵器上殿。但真携了,就鱼肠图匿,口中祈祷,以求过关吧。——贡献者:领导。

刚舒一口气,却见大E被拦在了第二道关口。和她一起被谢绝的,还有好些微露香肩玉脾的性感男女。上帝对出入无完裙的妇女,显然没有半点柔悯。好在我生性畏寒,保暖措施总是随身携带,于是现场发挥,围巾衫,披肩裙……一番混搭改装,大E总算昂首阔步入得宫来。别说,穿起来还挺有范儿的。

教训三:入教堂的着装标准,上不露肩膀,事业线,下不露膝盖。适用于欧洲所有著名教堂。——贡献者:大E

罗马归来不看教堂,圣彼得归来不看罗马。极度奢华的梵蒂冈,尽管是来第二次,还是把我看得颈椎劳损。米大师的悲伤圣母前,我足足站了五分钟,以报上次来无缘近瞻之恨。原本西斯廷教堂还有一幅举世闻名的圣母画像,衣裾飘飘,有洛神之风。“美得象西斯廷的圣母”据说是欧洲人对女性美貌的最高褒奖。画像后来被抢走,现在德国一间博物馆收藏。西方列强之间,也有掠珠之恨嘛。

米开朗基罗的巨大圣床富于雄性的壮美,四条醒目的支柱让人联想起浮凸有力,坚硬而微微扭曲的肌肉。







教堂角落上忽传来婴儿的哭声。回荡在森严的大殿中,让我有育婴堂的联想。原来是一排才数月的BABY在等候受洗。被陌生的大汉将头按入冰冷的水中,娃娃们惊恐地大叫,雕刻上人生第一道印记。



坐在大理石的台阶上,打量那传说百年一开的圣门,槛内槛外,到底都是浮云。

圣天使堡近在咫尺,便走路过去。《天使与魔鬼》热映之后,这里的游客该是倍增吧?城堡象中国少数民族的碉楼城寨,前面天使夹道的圣天使桥为它增色不少。顶上的平台尽览罗马全貌,铁翼天使和作为城堡主角的拔剑天使是其中亮点。



逛一圈便发现,要说在这么一个游人如织的景点,藏匿一群主教候选人啥的,那也只能说电影是拍给没来过罗马的人看的。包括在纳沃纳广场才没足踝的四河喷泉里淹溺活人——布朗同学的故事编得有点不靠谱哈。

天使堡最美的部分是盘旋通往顶台的甬道改建成的餐厅小巷。葡萄架下,从洁白的餐台,甜点醇酒之间望出去,便是几千年悠悠然,晴天朗朗的罗马。阳光透过藤架,网格样洒落在脚下,却是初秋果实般的新鲜。




饥肠辘辘,出来在苔伯河边买了个熏肉包,竟然有臭味,四个欧罗呢,眼皮底下的,他就不怕他的神罚他?

跟着搭车去万神殿,罗马最早的天主教堂。黝黑厚重的建筑在天主教形成的早期,借鉴了许多罗马原教的元素。前面的一排圆柱被视为经典,广泛应用在诸如华盛顿林肯纪念堂一类的世界名殿设计当中。

因为功课没做好,万神殿里面的千古文章我们看得似懂非懂。好多类似拉斐尔的名人棺寝,古罗马天文科学的遗迹,除了敬畏的感觉,也记不得别的了。

殿堂里不断有广播提醒人群肃静,怕吵醒了那些伟大的亡灵,但门外就是熙熙攘攘的古城闹市,烟火人家的声嚣不断涌进来……世界面对时光,竟是一脸的调皮。





时间不早了,得赶在关门时间前,赶紧去参拜斗兽场。斗兽场在城市西南面。经过威尼斯广场,和古罗马废墟,在古城的边缘,下车即先见君士坦丁凯旋门。

斗兽场外,应邀为一位亚裔大婶拍照,正要按下快门,盛装的大婶突然示意我稍等,然后转身对着太阳的方面,缓缓抬起了右腿,在我们的目瞪口呆中,金鸡独立地将腿缓缓举过了头顶,带着种涅槃式的微笑,把目光投向了很远的某个地方...... 我这是遇见芙蓉姐姐她姨了吧?事后据大E报告,这位雷神讲的是挖大西挖的日语,还好。

斗兽场看起来,有点象某个乡下的大型养猪场,失敬失敬。靠在砖墙前幻想披着海伦式的长袍,朝倾城出动的罗马市民挥手致意,方能引出一点历史感。到底是他人的光荣。

领导更感兴趣的,是那些运送猛兽的机关,在他看来,任何盛大的事物拆开来看,都是游戏的细节。也许他是对的。

站在斗兽场,眺望对面的古罗马废墟:凋残的道路,廊柱和穹屋,跟圆明园倒很神似。建于1900多年前的斗兽场,在它血腥而辉煌的500年间,有多少绝望的奴隶在这5万名男女老少歇斯底里的欢呼声中惊恐发抖?衣冠楚楚的嗜血者比呲牙咧嘴的野兽更让人胆寒吧?有这样兽性的疯狂,再荣耀的罗马,也注定会灭亡。






出口处,大E买下她此行第一本旅游图册,她用这样的方式收集着她的旅行。我则认为没有比数码照片更经济的纪念品。以至于现在我这样苦苦码字,都是与天枰座个性相悖的,按理说,我们最好的纪念方式,就是“深深地把那种感觉印在脑海里”。呵呵,抽象派的懒虫。

从《罗马假日》开始,到访罗马的男女就不能不到真理之口前,顶着壮士断腕的压力,为爱情和承诺赌咒一番。因为公车上热心的罗马老太太指错了路,我们下车后,不得不从威尼斯广场步行去那座不起眼的古老教堂:Santa Maria in Cosmedian。据说在修建教堂的过程中,发现了罗马最早的神庙遗迹,包括这个长着一张大饼脸的井盖。

赭红色的庙墙外,好几十个游客乘着关门前的20分钟,排队把手放进那个面孔肮脏的怪叔叔嘴巴里,以示真心。为了防止人们没完没了地发誓耽误下班的时间,工作人员严格把关,一人只允许拍一张照片。轮到我们的时候,只顾着交代相机摆姿势了,我是誓言也忘了说,白给怪叔叔喂了一回,不知到底要证明什么。



再次回到威尼斯广场的时候,大家都走得腰酸腿疼了。领导甚至不顾一代帅哥的形象,在广场前的草地上一屁股坐下,拒绝前行,拉着我要吃要喝,威胁再不给spaghetti吃就退团。望着三位团友哀求的眼神,我心一软,宣布本日行程到此结束,就地用餐休息。大家眼泪哗哗地……

威尼斯广场是领导在罗马最喜欢的地方。山势拔高了整体的气魄。鸟群忽而掠过,暮色中,骑在马上雄心勃勃的艾曼纽尔二世,正望着他脚下大业一统的意大利。白色大理石的高台上,永远有两名士兵守护着长明火炬。我们猜测站在那么高的地方,就算聊天讲电话听相声,也很难被发现吧。




从火车站出来,夜里竟然没有的士。顺着长街一路张望,却瞧见年青的妓女在街边招揽了中年男人,一前一后点着烟,朝黑暗中的古老废墟走去,没在黑色的树林里,变成两颗跳动的火星。苦难与颓废,也是古老的吧。

头两晚我都因为时差而失眠,两三点醒来,到五点多才睡着。躺在床上千回百转地想,回忆上一次在瑞士,也是这样在陌生的酒店里凌晨醒来,领导软语温言陪着一直聊到重又睡着。而现在听着他鼻息深重,却舍不得吵醒来说话。婚前婚后,因为一样,所以才不一样。

第二天:7分








网友送来 鲜花 4 朵  

   话题      言潭阁首页      本页网址:http://yantange.com/forum/showpost.php?id=1659210   在新窗口打开